您当前的位置:众乐小说网站 > 古代小说 >

浮世欢

分类:古代小说

来源:未知

主角: 阿予

人气:

小说简介

第1章 践踏

傅欢垂首而立的时候,脸上在笑。

墙下的人抬头望着上面,上面的人昂首望着天空。

唯有傅欢一人,微笑着看着大地,这片熟悉的土地如今仿佛被鲜血冲刷过,色也殷红,闻也腥臭。

“公主,国亡了。”一旁的丫鬟抽泣道。

她知道,她当然知道。

但是谁都无法理解,在这么一个国破家亡的时候,这位公主脸上还能挂着轻松写意的微笑。世人不解,她心如刀绞,世人不明,她识人不清。如今离国城破,却有她的几分功劳。

她瞎了眼,错付痴情,引狼入室,竟是害得离国上下战火四起,如今城门将开,离国军再无反抗能力,城外十万将士惨被坑杀,她尊为公主,理当以死殉国!

但是她还在等着什么?

傅欢心想,她所等的,那个人也许很快会来,也许永远不会来。

“梁国军进城了!”

不知谁大吼了一声,离国观望的百姓四下散去,眼下站在城门上的竟只有傅欢和她身侧的一枚丫鬟。

“公、公主,我们快跑吧!留得青山在,不怕……”

“婉儿,你走吧。”傅欢轻声道。

第2章 亡国公主

傅欢没有理会她,她和城楼下的男子对视着,后者骑着马,突然挥起鞭子,快马加鞭,迅速赶往城门口。

顾江卿勾起唇角,邪气一笑,说道:“公主,事已至此,开城门吧!”

“所爱非人,不得善终”。傅欢恍恍惚惚就想起曾经求姻缘的时候得到的一签。曾经的不以为然都成了今日的痛彻心扉。

傅欢嘴唇颤了颤,难以再说出半个字。

顾江卿的意思,是让她做这亡国公主后,再做这开城门的叛国贼?

她撕心裂肺地大笑出声,刚才咬紧牙关憋出的温婉一层层凋零,她咬牙切齿,哭笑连连。

“顾江卿,你好狠的心!”寒风刮面,她手扶着城墙,一字一顿道,“你若想从这里过去,便踏着我的尸骨!”

她傅欢是爱他,但不贱。国亡了,但是一国公主的骄傲不能丢!

傅欢眼中泪水不断地掉落在地,没一会便凝结成冰。

她倔强着,目光不愿退缩半步,她紧盯着顾江卿,神色未曾有半分懦弱。

她该知道,方才面露微笑的傅欢已经死去,现在昂首站在这里不屈不挠的,是大离的公主。

傅欢可以低头,大离的公主却不能。

她的将士都已死去,眼下能够守住大离最后尊严的只有她了。

“公主,投降吧!保住命才有未来啊。”婉儿不断抽噎着,她哭花了脸蛋,满心满肺心疼着傅欢。

第3章 心如死灰

闹?在他看来这只是一场闹剧?

傅欢心里涌起一阵悲凉,在万军面前,她突然觉得自己过去的感情是多么可笑和无地自容。

她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朝天泣声道:“父皇,我羞愧于您!我对不起您,对不起大离!欢儿无以救国,只能以命相送!”

说罢,傅欢不顾婉儿阻拦,义无反顾地从城门上跃下,白雪压衣,衣带翻飞。她这一跳,既是像祖上谢罪,也是向整个大离百姓谢罪。

“傅欢!”顾江卿顿觉不妙,他低喝一声,脚下一踏,凌空跃起,飞身前往城门处。

傅欢感觉自己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中,她尚未睁眼,心已明了。

“傅欢,你就是想死,也要经过我的同意。”顾江卿抱紧了怀中的女人,一字一句道,“你离国欠我顾家的东西,他老皇帝是还不了了,那就从你身上一一讨回来!”

婉儿那边突然尖叫一声,顿时引起傅欢的注目,只见无数士兵涌上城楼,将婉儿拖了下来。

“你放过她!”傅欢被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,她怒睁着双眼,说道,“我们的事不要牵扯其他人!”

“不要牵扯其他人?”顾江卿阴郁一笑,他斜眼看向傅欢,反问道,“你怕是忘了当初顾家是怎么死的吧?哦,那时候你还小,但我也还小……为什么你父皇一声令下,就能将满门烈将抄斩?”

“这就是权力啊……”

他低叹一声。

傅欢紧紧盯住他,心里不妙的感觉越发强烈,她疾声道:“你放过婉儿,我父皇对不起你的,我来偿还!”

第4章 意外来客

她没得到自己想要的,也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
她了解顾江卿,就像顾江卿了解她一样。

但是顾江卿了解的是曾经那个爱他的女人,而不是现在这个心死如灰的亡国公主。

傅欢抚摸着腹部,垂着眼帘,在顾江卿的令下,被一群士兵带去水牢关押起来。

她一个身娇体弱的公主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环境,但是她没有选择。婉儿在她眼前被折磨致死,只要她一闭眼,就是婉儿和大离万民的血泣声。

她不能死,她绝不能死。

水牢里水声滴滴,她半边身子被淹没在水中,此时形容早已是憔悴不堪。

但她坚忍着,一言不发。

顾江卿似乎被她那句“和离”惊着了,至今没有来看她一眼。她是不是可以恍然以为,他对她还有几分淡薄的情意?

只可惜,她对他的情意,被他亲手磨灭。

傅欢不会告诉这个男人,他正在亲手杀他的孩子呢。

“呵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
水牢里发出几声怪诞的轻笑声,看守在外的士兵面面相觑,犹豫要不要向将军汇报“夫人疯了”的消息。

到了吃晚饭的时间,从门口递进饭菜的却是一只白皙无暇的手,傅欢懒懒抬眸,心想还有哪位贵人来瞧她这位落魄公主?

第5章 下马威

当真正被吻上的时候,傅欢还有些怔愣。

在来人的压制下,她的反抗显得苍白无力。

傅欢回过神来的时候,尚未来得及恼羞成怒,来人就低笑一声,在她耳边说道:“小欢欢,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说罢,他拂袖离开,步伐轻松,神态动作都和当年一样,丝毫未变。

傅欢轻轻笑出声,声音越发低沉,过了会,又尖锐、畅快淋漓地大笑出声。

想不到,到头来第一个来真心看望她的,竟然是曾经那个登徒子?

唇上还有些湿润,泪已模糊了双眼。

登徒子才走一会,傅欢被一阵争吵声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惊醒,此时她已经遍体鳞伤,连掀起眼皮的力气也几乎没有。

在昏暗的光线下,她还是认出了门口争吵的是何人。

傅一欣是来给傅欢一个下马威的,她当然知道傅欢现在落魄的处境,只要她动动手指,就能捏死这个曾经一直强 压在她头上的女人。

大离公主?呵,那又算什么?大离亡国后,还不是成了阶下囚?

只可惜顾郎不愿意直接杀了她……

念及此,傅一欣颇有些不甘地撅起嘴,她就是见不得顾郎心里还有着别的女人。

“开门,我要进去!”嚣张跋扈的小郡主命令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