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众乐小说网站 > 古代小说 >

家妻难追

分类:古代小说

来源:未知

主角:子棋悠然

人气:

小说简介

第1章 和离

一道轰鸣声响彻,只见一条银白色的闪电划过天穹,前一秒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,隐隐有着倾盆大雨的迹象。

街道上路人神色匆匆,唯恐受到暴雨的洗礼。

云小小也受到这突如其来暴雨的波及,她从官府一路而行,先后这已是被多人撞到,原本梳着妇人髻的秀发也是散散落落垂于香肩之上。

......

只见她紧紧攥着怀中的包袱,将身子尽量压低,以免妨碍到他人。

好不容易穿过人潮,走到一处颇为幽静之地,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。

在那里,偌大的官府屹立在街道中央,庄严而又肃穆。

云小小看着看着就觉得有点鼻酸,抱着包袱的手指无意识的收紧,指尖泛白。

心里空落落的,早在一炷香前,那里还放着一张和离书。

夫妻和离是需要丈夫亲自写好和离书,然后交由官府,由官府宣判,夫妻双方才算是正式和离。

就在刚才,云小小还亲自去了官府一趟,带着怀里那张由百里风亲自撰写的和离书。

......

雨倾盆而至,街道空旷,放眼望去,仅有云小小一人屹立在此。

大颗大颗的雨水向她袭去,沾湿了她的衣襟和长发,紧巴巴的粘在身上。

第2章 冒雨买药

云小小有些犹豫,她低头看一眼自己还在不断往外淌水的衣摆,踌躇着。

老人家也看到了,再次冷眼扫了小哥一眼,随即朝云小小和善的开口,“无碍,你进来吧。”

得到允许,云小小连忙弯身将自己的衣摆拧了拧,然后小跑着迈入药铺。

刚踏入药铺,一阵药香扑鼻而来,她进屋一眼就看到那位站在柜台的老人家,她抬步向他而去。

“姑娘要抓什么药?”

“我要买止血的金疮药,还有包扎用的布条,还有退烧用的药。”云小小将刚才对小哥说的话又说了一遍,说完想了想,又加了句,“如果可以,我想都换成药粉或者药汤。”

老人家动作一顿,抬眸看她。

云小小连忙道:“我有钱,我买的起。”

老人家皱眉:“姑娘,你买这些药可是有人受伤?”

云小小正要往外掏银票,闻言微微一愣,随后点了点头,“嗯,他伤得很重,我只知道金疮药止血,其他的药我并不知情。”

“那你能大概说一下伤势的情况吗?”

云小小有些犹豫,看了眼老人家后默不作声,她和男人只是萍水相逢,救他也纯属碰上罢了,万一人家是被追杀,她这一说出去,岂不是害了他?

见云小小有些犹豫,老人家解释道,“你放心,我只是想要大致了解一下伤势,这样也方便配药。”

第3章 满满的嫌弃

整个五官都扭曲了,云小小一脸菜色,“可以了吧,我喝了,没有毒。”

南靖看了她一眼:“拿过来。”

云小小生生忍住自己想要反胃的冲动,她一步一步缓慢朝他靠近,目光在那把剑上扫了好几眼。

“我不杀你。”

南靖突然出声,云小小看过去的时候,他已经将剑收了鞘。

性命有了保障,云小小便加快了速度,她将整个药汤直接拎了过去,放置在男人面前。

南靖拿过那壶她喝过一口的药汤,直接仰头豪饮,三两下,就见了底。

云小小看的小嘴微张,见他面无表情不禁开口问道:“你.....不觉得苦吗?”

南靖看了她一眼,擦了擦嘴,并不接话。

云小小也不是那么多事的人,见他不理会自己,便也闭上了嘴。

蹲在他身边,那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又上了头,哪怕她已经替他包扎过了,可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。

看了眼他的伤口,她有些担忧,想了想还是决定再问一句:“你的伤要不要先止血啊?”

南靖听她这么一问,才想起自己腿上那丑得难看的东西,他皱着眉,眼神示意,问:“这是你弄的?”

云小小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微微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。

第4章 这东西我要了

云小小在破庙里睡得香甜,可她心心念念的百里府早就乱了套。

老夫人得知自己疼爱的孙媳妇竟然被休,顿时勃然大怒,大发雷霆。

诺大的百里府人心惶惶,众人大气都不敢喘。

人人都知,老夫人年轻时可是让敌国闻风丧胆的女将军,哪怕如今年纪大了,那股子气势也依旧能让人胆战心惊。

岁数大了,身子骨却依旧健朗,前些日子还去寺里烧香拜佛,如今一回来便听到这么个消息,一时间气急攻心,差点没晕过去。

古色古香的屋子里,袅袅青烟缭绕,安神的熏香被点燃,正顺着装香的器具环绕而出。

空气中淡淡药草味弥漫,老夫人倚在床头,出气不顺。

一旁的丫鬟站在床头服侍,双目微垂,不敢多言。

老夫人也算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英雄,但老天却并没有因此而对她好一些。

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重重砸在她的身上,让她一瞬间变得沧桑。

留下来的两个孙儿被她一手拉扯大,大孙子选择继承衣钵,从军打仗;小孙子选择开辟新道,着手从商。

老妇人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两个孩子能早点成家立业,如今好不容易达成心愿,却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,让她如何能不生气。

屋外脚步逐渐响起,老夫人头也没抬,黑着脸稳稳坐至床头。

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一声祖母自门外传来。

第5章 人去楼空

低头看着自己的倒影,她沉默两秒,然后动手拆开了发髻,皱了皱眉,笨手笨脚的为自己梳上另一种发髻。

那是一种属于少女的发髻,未婚女子和已婚女子在发髻上分的很清楚,未婚女子会有一大半发丝垂落身后,而已婚女子不同,已婚女子的必须尽数束起,不能遗漏一根。

云小小没有梳过少女髻,她自十岁进到百里府就一直是两个包包头,十五岁及笄后便是妇人髻。

从未梳过少女髻的她显得有些笨,她照着印象中穆裳的样子梳,出来的成果自然是比不上人家,但看着还行。

梳了半天总算是梳了一个看得过去的发髻,她呼出一口气,随后嘴角微扬,牵起一抹淡淡的笑。

屋内良久没有动静,云小小扭头看了一眼,想了想,便从一旁的角落里捡来一块碎了的缸片。

将之洗净,打了一些水便进了屋。

屋内,南靖听到动静侧头看来,一眼便看到她头顶上的那个摇摇欲坠,丑的不行的发髻。

他面色古怪,忍不住皱眉,问:“你的头发.....是个什么鬼啊?”

云小小微微一愣,对上他的目光,她有些尴尬,解释道:“我.....我不会梳这个,所以......”

所以什么,她没有说下去,但南靖已经懂了。

他嘴角抽了抽,最后给出评价,“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轻易尝试这些动手的事了。”

云小小将水放置在他身边,抬眼看他,眼带疑惑。

南靖一本正经的道:“因为,实在是太丑了。”